致企业家的一封信

急需多层次防治 别让微商成“危商”

发布时间:2015-05-19  浏览次数:

过去4年,微信可谓是所向披靡、横扫千军,稳坐移动社交的头把交椅。根据微信官方最新披露的信息,目前该平台已发展公众账号800多万个,并以每天1.5万的规模增长。与此同时,微信月活跃用户也已达到4.5亿。如果说2014年是O2O元年的话,那么2015年就是微商元年。

  横空出世的微商几乎席卷了每个网民的朋友圈。食品、化妆品、保健品从早到晚地“刷屏”,让人眼花缭乱。微商火爆,不免乱象丛生。中国消费者协会近日发布消费警示:消费者请勿轻易相信朋友圈内的营销信息,谨防“有图有真相”的骗局,特别是食品、化妆品、保健品等涉及人身健康安全的商品,更不要轻易购买。据了解,深圳市政府即将与微信联手建立微商产品来源地追溯制度,希望借此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。而在近日召开的中国微商产业专家研讨会上,微商可追溯查验平台标识正式应用。专家表示,就目前而言,产业链各方还应尽快建立并完善追溯体系的各个环节,包括数据的汇总、追溯码的建设等,真正打造微商诚信平台。

  野蛮生长  乱象频发

  微商目前风头正劲,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便捷让“人人做微商”成为可能。据业内预计,目前全国有超过1000万人在做微商,至少开有1000万家微店,年交易流水约650亿元。

  随着微信营销逐渐风靡,朋友圈日益成为假货的集散地,越来越多的卖家采取投机行为,为了眼前利益而出售良莠不齐的产品。许多消费者在购买微商的商品时都吃过亏。近期,关于微商乱象的报道屡屡见诸报端:杂牌众多,利润超高,销售业绩造假,“黑代理”数量庞大,消费者维权难等。其中,一位“90后”网络红人通过微商贩卖“毒面膜”的报道更是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。

  据报道,“神仙姐姐”周梦晗在微商平台贩卖“三无”面膜,号称粉丝数十万、年收入达7位数,可谓是微商界的“大咖”。2015年2月,周梦晗遭到众多买家投诉,随后销声匿迹。据悉,周梦晗的背后还站着数量众多的一级代理、二级代理、三级代理,换句话说,“毒面膜”并不是一个人的问题,还有很多问题亟待相关部门查处。

  据业内人士介绍,以面膜、美妆为代表的化妆品市场之所以能够在微商平台野蛮生长,是因为这个行业属于“相对暴利但是门槛很低”的品类,比较容易吸引消费者。“朋友圈里卖的面膜很少是知名品牌的,几乎都是杂牌。现在做杂牌面膜太容易了,取一个拗口的洋名,请人设计一个高大上的包装,再找面膜工厂贴牌生产就行了。”中国保健协会一位副理事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这两年大量的外行人士进入面膜市场,就是奔着暴利去的,“朋友圈的面膜大多售价几百元一盒,一片至少要50元,估计实际成本连5元一片都不到”。

  “疯狂的面膜”正是当下微商发展状态的一个缩影。微商平台贩卖“三无”产品已不是新鲜事,消费者被坑的情况也时常发生。记者在搜索引擎里输入“三无”、“微商”等字样,马上在各大论坛看到了无数的“扒皮”贴。一位曾经吃过亏的朋友表示,不少微商就是在“杀熟”,而碍于朋友面子,加上投诉无门,一般人很少会去追究。

  “无处不在的微商正在演变成一种‘社会现象’。由于微信圈子营销的封闭性、临时性以及分散性等特点,给微店逃避监管、恣意传销售假提供了可乘之机。”中国移动互联应用协会秘书长杨晓明介绍说。

  出手购物  还需谨慎

  不难看出,微商背后的商业推动力来自社交网络,这是一种基于互联网和草根的新生商业业态。“微商从诞生之日起,就因其独特的经营模式而饱含争议。微信最初的功能定位是进行聊天沟通的社交软件,而基于社交平台建立的微商们并没有实体店,也没有正规的注册手续,消费者一般也索要不到相关票据,这都给消费者维权带来了很大障碍。微商本身没有原罪,任何新生事物在发展初期都会有一段快速生长的经历。因此,推进微商的健康发展还需要全社会共同发力。”杨晓明表示。

  上述中国保健协会副理事长认为,相较于淘宝网、1号店等成熟的电商平台,目前微信平台的缺点相对突出,如门槛较低、操作容易、朋友圈人多而杂、监管空白等。因此微信营销除了会出现普通网购的问题之外,其自身暴露出的缺陷和隐患也不容忽视。

  专家认为,“对于立法部门来说,应该赶上时代的节奏,将移动端的个体营销行为尽快纳入到法治框架中”。近日,首部《中国化妆品微商标准(执行草案)》面世。新规明确要求微商所经销的产品必须具有生产许可证、商标注册证、卫生许可证、产品备案信息及批准文号、商标注册证和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等相关资料,而以个人为单位的经营者,需到当地的工商部门注册,取得合法的营业执照,所售产品和外包装必须符合化妆品的相关法律规定与标准。

  建立一个成熟的移动互联网电商生态也是不容回避的问题。“微商诞生并成长在社交平台上面,因此平台提供方必需负起相应的责任,例如加强自律和内部监管等。”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姚建芳建议,微信平台方应加强对微商的把控,如实施严格的审核机制,对于出售商品的微信号进行登记备案等流程,并从购买、物流、评价、维权等方面设立交易机制,增加消费透明度。

  莫让微商变成“危商”

  微商正在变“危”商,这让消费者很受伤。

  199IT互联网数据中心最近发布的调查数据显示,83.1%的微商没有得到任何有关微商行业知识的培训,94.37%的人从事微商的时间不超过3个月。“先捞一笔”的心态让诸多微商罔顾消费者的合法权益,致使乱象丛生。

  事实上,腾讯微信一直在尝试规范微商。据深圳电商服务中心电商应用推广部部长洪培林介绍,今年2月,微信官方第一次为朋友圈微商设置专门的功能:收钱不发货举报。2月15日微信官方发出公告:打击微商非法分销。这是腾讯首次对带有涉嫌传销性质的微商表态。3月份起微信官方开始对微商进行打假,微信官方公众号也已发出通知,提出建立品牌维权平台,采取用户举报的方式,并由传统品牌方验证货物的真假,如是假货,微信官方立即做封号处理。

  记者从近日召开的“中国微商达人秀”论坛获悉,深圳市政府目前正在与腾讯进行协商,试图实现对微商产品的来源地追溯,同时制定对制假售假企业的惩罚机制。

  业内认为,平台提供方联合政府与第三方监管平台共同监管,微商的野蛮生长或将得到抑制。

  首先,假冒伪劣产品已严重损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。有媒体调查发现,朋友圈售卖的许多减肥药,不仅无批准字号,也无质量认证,还涉嫌夸大虚假宣传。例如,“奥汀羽”减肥药就被不少消费者投诉,服用完后出现“头晕、腰疼、脸色发黄”的症状。若施行产品追溯制度,将在一定程度上对微商起到震慑作用,使其遵守产品生产地、生产时间等相关要求。

  其次,微商作为一种全新社交商业模式,其相关监管法规还不健全。目前,朋友圈的买卖行为没有信用担保,没有评价机制,也没有第三方交易平台的严格监督。在这种“三无”状态下,如果消费者在朋友圈买的东西出了问题,将面临维权取证难的窘境。而实行产品来源地追溯,可以解决消费者举证难、执法部门取证难的难题。

  此外,微商还有步入传销的危险性。业内人士表示,一些不法厂商特意选择朋友圈做为惟一的销售渠道,为的就是招代理。总代理招一级代理,一级招二级,二级招三级……这样一级一级招,性质与传销相似。

  专家表示,微商售假缺乏法律监管,侵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、公平交易权,还暗藏传销风险,已危害到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,亟须政府出台规定予以规范。与此同时,微商未来有望成为电子商务发展的重要方向之一,对于发展初期出现的弊端,产业链各方还需正确引导,让其真正服务于民。网友不要对朋友圈内的“宰熟”行为忍气吞声,更不能受利益驱使主动成为不良微商中的一员。 


(文章来源于网络)

微信分销系统出售|微网站源代码出售|微信第三方开发公司

选择邦伲德,简单 易用 更省心



加载中